风中那蜗牛

声声通真意,处处透真情

缘聚缘灭事,今生道不明


我感觉在自己的路上越走越偏了

还总是踏进小岔道里

于是眼前的景色变得新奇

有色彩绚烂的花朵

有杂七杂八的野草

有野雀扑向我

拿着小翅膀打我的脸

我猛地受惊

紧闭上眼睛


可一条路新出现了

那是一条笔直的路

直通到迷茫的雾里

逐渐逐渐

它似乎越来越清晰

于是我迈开步子

花朵没了

野草没

野雀没了

一切都是空白白的

除了脚下的灰色

我向着空白的雾走去


图书馆,冷冷寂寂的。我只能听到我翻书的摩挲声。打完热水回座位时,瞟见别处,窗外的光散进来,恰恰只照亮了书桌。东西放在那儿,却没有人。我打开手机,拍了一张照片。